【专访】马德帆:她在长城用书法做衣服

身着一袭飘逸白衣站在西夏王陵的苍穹下,执笔在几十米长的本白布料上挥毫,柔软的笔触在生命里留下遒劲的痕迹……

  

  身着一袭飘逸白衣站在西夏王陵的苍穹下,执笔在几十米长的本白布料上挥毫,柔软的笔触在生命里留下遒劲的痕迹……她在巴黎埃菲尔铁塔下用即兴书写为面料“上色”,在蜿蜒的长城上与舞者共演绎笔墨浸染的服装与生命的缠绕。是的,这位在长城之巅用书法做衣服的女人就是今天采访的主角,跨界游弋于电影服装书法和传统文化之间的行者马德帆。

  在电影里传递东方美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马德帆用自己的服装设计赋予了电影角色鲜明的个性,也展现了东方女性美的不同维度。或纯美如《云水谣》中的水手服少女徐若瑄,或青涩如《山楂树之恋》中穿着碎花衬衫的周冬雨;或在《周渔的火车》里以白衬衫和雪纺裙塑造出知性与性感同在的巩俐,或是《白鹿原》中那个裹着丝绸和红肚兜泼辣香艳的张雨绮。

    

  在埋首投入为电影情节而服务的设计岁月里,从电影美术设计师做起,服装,场景,甚至包揽了书法匾额等道具的创作,由此,她也稳稳地奠定了自己在中国电影服装界一姐的地位。而今她也更希望让自己能从“限定式”中走出来,做内心真正的创作,让生命的痕迹在服装设计的表达里再生。

  巴黎喜欢“茶绣书衣”

  她爱茶,闲时抚琴或参与雅集,最痴迷于中国传统服饰的收藏,对老物件的喜欢有种无法言说的缘分和真正功底深厚的专研。酷的是,秀场上所有服装上那浓墨挥洒写意的笔触全出自亲手所书,自6岁起养成的书法功底,“茶绣书衣”四个字在她的工作室里随处可见。这些年马德帆行走了很多地方,笔墨也随着她的足迹,始终贯穿于她的服装设计作品中。

        

  今年她在巴黎做联展时遇见两个特别的经历:她穿着自己设计的服装和朋友们走进法国一家大牌的专卖店里,却被店员上前询问她这件衣服可以在哪里买到?当她告诉对方这是自己的设计、在中国在北京时,对方向她竖起了大拇指还索要了联系方式。之后她在塞纳河畔带着模特“行走”并演绎书法时,有位巴西的摄影师过来询问,能不能让他的模特女友穿上她的服装拍照?最后漂亮的巴西模特穿上她的服装留下了一组惊艳的照片,后来他们更成为了朋友。

          

  “在法国那边遇到的人们非常喜欢我的衣服。”她说话时嘴角上扬成一个可爱的月牙形,“我喜欢天然的棉麻面料,那种触感是有温度的,我在上面写下的书法就是当下一刻的心情,对我而言也承载着很多美好的回忆。不管是传统服饰还是书法,传统文化里都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马德帆多年来随着剧组走南闯北的经历也让她收获了数百件精美的中国民间传统服饰的藏品。“我希望能将这些好的、非常漂亮的、传统的元素体现出来,让大家看见!”

  被服装设计师协会主席力邀参加时装周

  “对,这不是一场流行趋势的发布,所有的服装作品是在表达我个人的经历和想法,应该说是我的一个生命‘行走’的过程和痕迹。”在2015年10月,马德帆的个人艺术作品时装秀登陆中国国际时装周。

  这场名为“生长”的秀在时尚喧嚣中显得格外独特。灰白色调的舞台灯光伴随着空灵民乐,模特儿身裹以浸染着缕缕墨迹的棉麻面料、看似随意又夸张的打褶所塑型的服装,带着神秘地气息款款出场,似禅思又似有深意。

              

  “那些褶皱是不会重复的,那些造型有很多都是立裁,但并不会造成穿着上的拘束。我希望表达的是‘自由’的形态。它们对我来说就像一堆泥,我要赋予它们新的生命”在时装周发布会后采访马德帆,她语调里带着淡淡的坚定。

  时装秀发布前三个小时,马德帆也在798的悦美术馆发布了自己的跨界装置艺术展,利用个人书法创作时浸染了水墨痕迹的羊毛毡创作了巨型的立体雕塑,以及颇具年代感的电影服装空间场景。当时包括中国服装协会主席李当岐、北京电影学院副院长王鸿海、北京服装学院院长刘元风和著名导演刘镇伟等在内的一众时尚圈的元老级人物和电影圈的大腕们悉数前来捧场。

                  

  参加时装周并不是马德帆一开始就有的计划,“是李当岐老师的邀请”。她毕业后多年未曾联系的老师、如今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的李当岐主席在机缘巧合下看到了她在陕西收藏的传统服饰画册和行走书写的服装创作“通电话的当天,李当岐老师就带着两个学生来我的工作室了,看到了这些,他说你一定要把这些作品拿出来,时装周上需要有这样风格的一个作品。”

  “被动式”的成长也能自在生长

                    

  马德帆愿意“被动式”来形容自己的作品走上时装周的历程,但这看来似乎又有一些注定的缘分,就像多年来为电影做服装设计,总在已设定好的条件下去创作,但最终找到的是属于她自己的路子。

  “或许我并不一定追求要成为最顶尖的服装设计师,但面料是我最熟悉的表达语言,比如那场装置,谁也没想到能用那么柔软的面料创作出那样坚实的雕塑,我就是用它们来表达我的信仰。”她也觉得命运很妙。

  艺术再生,做自我风格的代言人

  “我理解大家提起传统服饰,就会联想起一些‘很重的设计’。实际上,传统元素不仅仅指龙飞凤舞、大红大绿,还有很多很多可以利用的。比如今天我身上穿的这一件,就是过去的人们常常会用不同的布料拼接做衣服的传统,实际上非常地环保,而经过设计后成为一件独特大衣,非常的舒服,而且穿起来会很有个性。”生活中的马德帆喜欢素颜,而她的设计亦如性情,摒弃浮华、回归本真。

                          

  她也从衣架上取下一个“手笼”给笔者看,“看,过去的女性在冬天的时候,会戴一个这样的‘手笼’取暖,双手放在里面摆在腰身前,姿态很优雅。但是现在没有人使用这个了,但我可以把它重新设计,还做了拉链的荷包,可以放手机 零钱,它是很实用的,但又是独特的,温暖的,也是很美观的。”

  如今,马德帆也注册了两个品牌,一个是纯粹的个人风格,另一个则是往成衣方面去设计。“我需要有一个完全属于我个人风格的品牌,如果只注册一个成衣品牌,可能会限制我的想法。但也要做一些可以让人们在生活中可以去穿的服装,符合当下的审美,也能够把传统服饰上美好的元素体现出来,它可能是独一无二的,大家能接受能喜欢,也让人穿上觉得自由、独特。”

栏目介绍
业内行家,专业视角为您解读事件真相,透析深层内涵。想不通的、看不明白的、摸不准的我们为您一一解答。关注《达人说》,“芝麻”就会“开门”。
制作团队
  • 监制:安绮
  • 策划:安绮
  • 撰稿:安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