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传指间的爱情信物:戒指在中国流传编年史

  【编者按】戒指在西方国家作为婚姻盟证的美好故事,自古埃及时期流传至今,而在同一时间的中国,戒指其实也出现在人们的生活当中。据说,在大汶口龙山文化时期的墓葬中,掘出了骨戒指,部分还镶有绿松石。

  新人交换戒指作为结婚信物,在如今中国婚礼上已是不可缺少的环节,虽然这是在清末民初左右才正式被中国文化接受的婚姻信物,但其实早在魏晋时期,戒指就附有婚恋功能并随“胡俗”进入以传统文化为根基的中原,作为“水土不服”的外来文化,戒指在中国很长一段时间,只是作为人们指间的装饰品或工具,与爱情婚姻的关联甚少。

\

新人交换戒指作为结婚信物,在如今中国婚礼上已是不可缺少的环节 资料图

  大公时尚5月24日讯 (记者 周怡 郭雨南)在中国古代定情信物的名单中,戒指出现的时间较晚。当时人们更习惯以贴身私密或精美的物件作为定情信物,比如红叶、香囊、绢帕或玉珮。还有古人将发丝割下放入香囊,作为寄託终身最坚定的“宣誓”。

  此外,来自西方文化的戒指,与婚姻的联系是基于男女之间的自由恋爱,在中国古代传统社会中,还不具备这样的“自由度”,因此象征具有婚姻与爱情的戒指在这样的氛围中被压制。然而在古代传统文化中,戒指其实还具备许多特殊文化含义,只是早已不适用于现代社会。

  辨识嫔妃的指环标记

  戒指最早被称为指环,直到元代才开始有戒指这个称谓。

  东汉经学家、预言家郑玄在《诗笺》中提到,汉朝将戒指作为区分后宫嫔妃的标记:“古后妃群妾,以礼进御,女史书其月日,授之以环,以进退之。生子月辰,以金环退之;当御者以银环退之,着于左手;既御者着于右手,谓之手记,亦曰指环。”这句话的意思是:按规定,嫔妃在接受帝王御幸时,要先由女官进行登记,平常嫔妃佩戴银环,其中即将侍奉皇帝的佩戴在左手,已经侍奉完皇帝的佩戴在右手。而对于已经怀孕不能侍奉的嫔妃,则以金环佩戴于手上。

  当时的指环也称为“手记”,作为辨识嫔妃的标志。此种“手记”或许正是“戒指”说法的由来,因古代嫔妃为皇帝独有,所以也可以视为一种“禁戒”或“戒止”的标志。但也有学者对此提出异议,认为这里说的“环”未必就是指“指环”,也可以是戴在手腕的“环”。

  在中国古籍中,戒指还被冠以神秘、灵异的色彩。尤其是汉至魏晋南北朝,到隋唐、五代时期。据说是那时南北民族融合,外来文化逐渐融入中原,而戒指又是西北少数民族及西方的装饰物品,因而沾染上了更为神秘的异域气息。

  《西京杂记》中:“戚姬以百炼金为彄环,照见指骨,上恶之。”这里的“彄环”为指环,可见这种能让皇帝厌恶,能照得到“指骨”的指环,虽不知怎样制成,应沾染上了那个时代人们对戒指的观感,充满诡异气息。

  神秘鬼魅的外来物

  南朝梁任昉编写的《述异记》载:“陈留周氏婢入山取樵,倦寝。忽梦一女子,坐中谒之曰:‘吾目中有刺,愿乞拔之。’及觉,忽见一棺中有髑髅,眼中草生,遂与拔之。后于路旁得双金指环。”这段文字描述了在陈留县周家的婢女上山砍柴,因劳累过度便睡着了。她梦见一个女子坐在面前拜道:“我眼睛里有刺,你能帮我拔去吗。”婢女立刻醒来,忽然看见一口棺材,棺内有具骷髅,头骨眼中已生出草,她当即拔了下来。后来,她在路边拾到了一对金戒指。

  文学家、教育家颜之推所著《集灵记》也记载了关于指环的灵异故事:“王諿琅玡人也,仕梁为南康王记室。亡后数年,妻子困于衣食。岁暮,諿见形谓妇曰:‘卿困乏衣食?’妻因与之酒,别而去。諿曰:‘我若得财物,当以相寄。’后月,小女探得金指环一双。”

  这则故事描述了王諿死去多年,对生活困难的妻子女儿仍深感挂念,将金指环寄出。虽然描绘了夫妇、父女之情,但由过世之人寄出的指环仍与鬼魅相连,体现指环在当时人眼中的神秘色彩。  

  魏晋时期《晋书》“西戎传”中记载:“大宛娶妇,先以同心指环为聘。”“同心”指“铜芯”,以铜为芯,再于外部镀以金或银,用于娶妻时的聘礼。这些外来习俗逐渐被人们知晓,将其用于灵异故事之中,代表爱情信物。还有如五代时期《北梦索言》中,一男子名为苏昌远,邂逅一位素衣粉脸女郎,赠给他一枚玉环,不久,他发现自己庭院的水池中有荷花盛开,花蕊中就是女子送他的玉环,折下荷花,玉环便消失了。

  虽然传说故事未必有确切的实证,但从某种角度上可以看出当时有人虽然以戒指传情,但在中国古代传统婚姻制度下,它始终是外来文化范畴,不被接纳为代表婚姻的信物。

  贵族的玩物——扳指

  清朝时期,民众佩戴首饰的风潮,多是受到皇族的影响。但像扳指这个戒指中的“异类”,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它由射箭勾弦所用的韘演变而来,是一种护手的工具,戴于勾弦的手指,用以扣住弓弦。在放箭时,可以防止急速回抽的弓弦擦伤手指。古人亦称为“机”,意义类似于“扳机”,表示扳指的作用相当于扳机。它初见于商代,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流行了,但到了满清才被大家熟知。

  满族人最早以鹿的骨头製成扳指,随?之后战争减少,开始有了玉石和金银等贵重材料的扳指,彰显拥有者的权势与地位。据说皇帝还会以扳指赏赐有军功的武将,而文臣则是不戴扳指的。

  在当时,旗人男女都会戴扳指,样式以光面的最为常见,还有扁圈式、圆筒式等。此外,还会有铸字,如“福”、“寿”字,夫妻间亦有借用此种戒指以表示心无二者。而在现代,这种佩戴并不方便的戒指,早已退出了人们日常生活首饰的领域,多作为文玩物了。

  戒指大多是用名贵宝石、金银等制成的,本身就有极高的价值。而在各时期出土的墓葬中,戒指也较为常见,但佩戴于手指上的则较少,一般与其他物品一同随葬,看得出中国古代的戒指还有财富的象徵。

  此外,因“环”与“还”谐音,因此古代无论是指环,还是佩戴的环状器物,都有还乡之意。《荀子.大略》就曾记载:“绝人以玦,反玦以环。”

  由此可见,在中国古代,戒指并没有作为爱情与婚姻的信物出现。直到清末民初,西方文化融入中国,戒指才真正作为婚姻的聘礼,出现在礼单中,而逐渐被人们接受成为指间的爱情信物。如《清实录》中记载:“和硕亲王,及和硕亲王未分家之子。婚娶,行纳币礼,用……金项圈一、合包一、大簪三枝、小簪三枝、耳坠一副、戒指十枚。”


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曹家宁 DN004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