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乘

大牌带你全球旅行


尚品

踏青必备Top8
明星
姚谦:观照初心
旅行
跟着香港电影游香江

2015年4月18日

第二期

  • 台北、北京都有姚谦的家。“经常在台北呆个一周到十天左右,我常常会忍不住地就说我要回北京了。”他笑着形容自己这几年的“候鸟生活”。虽然这边的空气质量让他也不敢恭维,但说不出北京就是有哪里吸引着他:“但是常常你还是觉得这里,你周遭的人、还是期待有更文艺更文化的状态,总是在追求那些的企图心……”[详细内容]
  • << BACK

       台北、北京都有姚谦的家。“经常在台北呆个一周到十天左右,我常常会忍不住地就说我要回北京了。”他笑着形容自己这几年的“候鸟生活”。虽然这边的空气质量让他也不敢恭维,但说不出北京就是有哪里吸引着他:“但是常常你还是觉得这里,你周遭的人、还是期待有更文艺更文化的状态,总是在追求那些的企图心……”


      诗意的去生活 是最接近内心的需要

      身为一名音乐词人,姚谦一直喜欢阅读诗,但以前是和大多数人一样,仅止于用眼去读,真正用声音读出来的就少了。而当他开始在两地居住的时候却发现:“在台湾、读诗好像一直没机会碰到,而到北京之后才发觉、原来读诗这个东西在校园、在一些私人的小团体里面是存在的,遇到几次,就非常感动。”此后,读诗也成为了他的爱好——这让他领悟,歌词原来也是可以接近诗的朗读,同时也可以从诗变成歌。


      “我觉得诗比歌更形而上吧。比如之前我邀请了很多朋友,赵薇、袁泉、刘烨啊一起来读《每个恋人心中都有一首诗》这张专辑的歌词,我期望词也是可以被朗诵的,就像诗歌一样。诗歌的确是各种文体里面那个最接近内心的,我是这么认为的。”


      美好而诗意的生活总是人人想往的,人们却不知姚谦这份好似闲云野鹤般的自由,也是一种“节奏”的设计。当我好奇他一天的时光到底如何打理?姚谦却回答,真的很少用一天为单位去安排自己的时间。“可能以前的工作要做管理的习惯吧,所以我经常是从一年去思考、至少一个月或一周的逻辑,要从比较长的一点出发,所以我的每一天功能大概不会重复吧。”频繁往来于台北、北京的两岸生活,不仅促使姚谦要提前思考某一段时间要居住在哪里,更要去思考自己这一年想做哪些事情。


      “我会在提前安排在哪里,这种生活节奏会让我重新的再思考。”姚谦笑说自己这样讲也许有点大了,这不单因为唱片产业一个收费时代的来临所触发,他也在与这个时代的大变化同在思考,甚至思考自己与整个华人关系,华人与亚洲,亚洲与世界的关系。“你可以从微小的部分去感受,自己的眼睛,亲身地参与这个时代的变化经历,是会有更深的感受。人活着最美好的就是经历一些事情,而那些事情是值得的。”

      


    每个人对美好生活的定义是不一样的。不只是每个人不一样,而且每个人在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面对生活上的调整、新的期待、或者要调整出新的美好生活的定义啊!拿我来说,我的生活经历就是跟着这个世界变化,每个阶段都不太一样,与时代的变化息息相关。”

    ——姚谦

      


      书写是一种对照 观照原本的初心


      这两年对于姚谦来说的一个变化是,原本没有什么出书打算的他,因在两岸的一些媒体上写专栏、写这十年间点点滴滴的两岸交叉观察,在生活体验上有了一些对照感受之后的文字,被出版社邀请结集出书,第一本《品味》,以及最新的一本《相遇而已》都在大陆面世并畅销。


      “对照”是采访中姚谦口中的高频词汇——“《品味》是关于事与物,《相遇而已》是关于人。我觉得人活在世上无论遇到什么时代,再或者遇到什么的变化期,事情变化解决最大的根源还是来自于你遇到什么人、与什么人相遇啊?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对照式思考啊!这也是我纵向在看到文章集结成书之后的思考了。”


      经历无数人与事的相遇,姚谦也清楚的感受到,每件事情也是有纠结才有思考。而“对照”无疑也是处理人生际遇中的纠结的一种艺术。“你在对照那事情时,扪心自问,它在你这个阶段的人生意义?有时候我们很容易被大环境带的情绪,共同情绪互相感染,忽略了自己内心最初或最根本的需要、渴望是什么?我觉得这需要在你很心动要做一些决定时,还原你最根本的内心,你对自己最初的期待是什么。”



      

    我相信艺术是透过另外一个人的眼睛看这个世界。”

    ——姚谦


      姚谦说,自己不是一个怀旧的人。对于过往的事情啊,自己的经历过的种种,倒觉得就过去了。“如果有一些精华,可能已经存在于我的生活里了,倒不会刻意去回顾。对于往下年轻时代的一些创作,倒很乐意去了解、了解网络时代、跟同我活在当下的、不同年代的人们是怎么看这个世界、怎么感受的。”


      年轻艺术家的创作正是他非常关注的一个聚焦。事实上,关于艺术收藏品,很多人在初期收藏时会带有比较多的崇拜,因为总觉得艺术是比较遥远、比较昂贵的东西。“不过这一阶段很快我就越过了,并不是我有多么聪明,而是我一开始对艺术品是没有商业思考的,而且我比较相信艺术是透过另外一个以人的眼睛看这个世界。也许他跟你我的活在同一个时代、虽然在同一个世界,十岁甚至二十岁的他们会怎么看这个世界?其实透过艺术啊就是多一双眼睛在看世界。而且多一双眼睛在看世界,可以不让自己那么的主观,这是我收藏艺术和关心艺术,甚至到有点沉溺在艺术世界里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近期,他刚给台北的房间换了装修,当时也在思考艺术品陈列这个有趣的问题。通常人们会把艺术品放在重要显眼的位置,而他慢慢一直调整、想着把什么放在自己每天必须经过的地方。“不是在客厅那里做展示的概念,就该放在我的床头床边。或许过了五十岁之后对于自己的收藏、少了那些占有或展现的意向了吧…..真的只想很具体的生活啊。”


      时至今日,姚谦充满才情诗情的生活,依然是当下文艺青年们向往的一个典范。他笑言大概是自己在人前言谈举止比较拘谨斯文,才让人误以为比较文艺气息,其实生活中的自己也比较粗枝大叶,唯一在穿着和生活方式上,他愿意经常打破习惯、尽量不要重复,“大概乐于尝试吧,让人家误以为我状态很年轻。(笑)”


      或许大多数人都把时尚放在附加于身体外、与人交往时别人可以看到、或在自己的生活中显眼的一些物件。而因为学过美术的经历,关于时尚、姚谦还是比较在意创作者的观点——他的逻辑。“如果有新的逻辑,观点不一样、会比较吸引我。就会买来。反而对于流行的东西就比较没有所谓感应,因此就会造成我是以设计师为主作、以创作者是谁为主,来观察它的变化。这几年我还比较持续常常穿着的设计来自川久保玲。”


      在日常的生活方式中,如果一天的节奏比较固定的话,他起床一定是要先看看书,如果觉得时间短话也要看一下微信订阅号上的资讯。他会听从医生的叮嘱早睡,也会听从自己的内心,每年计划一个至少长一点、远一点的旅行。“我真的很难用一天来做一个节奏的设计啊!这两年对陌生的国家是有些好奇,春天可能会有比较繁忙的工作量,但还是想去一个历史性、遗址性的古堡去看看…….”于是,在我发稿之前,看到姚谦在朋友圈里说:“决定去伊斯坦布尔,看建筑、美术馆。”嗯,看来,一个美好的相遇之旅又即将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