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社光:“东北大花袄”提升的是国人的自信

 

   北京的夜晚霓虹闪烁,对每个追梦者来说,这里都是人生大舞台。不过,这已然不是一个仅凭着标新立异就能出位的年代了。2015年的夏天,对设计师胡社光来说注定不平凡。回国三年,顶着“荷兰女王御用设计师”的光环,让人感觉有点儿遥远、陌生和神秘。直到女艺人张馨予身着他设计的“东北大花袄”鱼尾拽地晚礼服走上红毯的那一刻,他也一下子被推到了大众的眼球前,也同时尝到了火了的味道。


   东四环的一家酒吧,也是胡社光的个人工作室。这大概是国内设计师中最出位的工作室了,一层是一间真正炫酷的酒吧,在我看来,这也是他的一个朋友场和欢乐场。来的时候,正赶上他给模特拍照,一位身材妖娆的女模特正身穿张馨予那件大花鱼尾晚礼服,坐在楼梯上摆造型,她也梳着张馨予当时的发型。胡社光从头到尾盯着造型、给模特调整衣服的摆放位置,还要教她摆出上镜的姿态。直到满意为止终于收工,众人在一起摆POSE笑着闹着合影。整场欢乐的氛围中,胡社光自然是最享受的,在大家的簇拥里,他像一个国王。


   再一次去酒吧见到他时,他是坐在靠窗的沙发上,忙着与面料商谈面料采购的事情。谈完他说:“让我先休息一下,咱们再聊,最近太累了。”每天睡得很晚,却醒得很早,可他说,这样的生活已经比在国外健康很多了。他爱喝酒,爱玩、爱热闹,但现在唯一坚持的习惯是每天早上一杯咖啡,是爱好,也是为了给自己提神。在录制本期专访的那天,胡社光的妹妹告诉我们,在荷兰打拼的那二十几年里,他们最高记录是在一年里策划举办了三百多场秀——这个数字不能不让人惊讶,这也让我相信,胡社光,他确是一位“作秀”的高手,而今天的出名,也绝非偶然。


我做的设计,都是自己熟悉的回忆。


大公时尚:最近大花棉袄实在是太火了,您对这个事情现在想起来还有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


胡社光:有一段日子了,我觉得挺神气的,就是这么简单的一样东西,而且很接地气的东西,而一下子火三个月,而且天天都是头条,微信里我每天起来的时候,各种人P着我的大棉袄会发图片给我。其实挺开心的,另一方面,其实这个事情早就应该发生了。


大公时尚:为什么说早就该发生了呢?


胡社光东北大花布是流传下来很多年了,大家一直在讲找一些中国理念的,或者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元素去做一些时尚或者文化主题。但是,大棉袄一直没有人敢碰,为什么,我觉得就是因为它,每个人都知道它是什么,连一个农村的小孩子,每个人都可以触摸到它,然后每个人都不敢轻易去触摸它,就怕一不小心把它表达错了,或展示错了。


大公时尚那么您为什么敢碰呢,哪来的自信?


胡社光也不是说自信,这么多年我觉得既然要做中国文化传统,就要摸到人们的心里面去什么叫传统的中国文化,我在国外生活了25年。对我中国传统文化就是25年之前,我16岁出国的时候,儿时的记忆,小时候什么都没有,没有电视,没有收音机,连可乐没有喝过,每天在炕上,在农田里去玩,这是我儿时的记忆,那种亲情和友情。其实我回来的三年,一直围绕这方面的主题在摸索只是今年突然间做了大棉袄这个系列,一下子就火红了。

张馨予是勇敢的。我不认同用金钱衡量价值。


大公时尚:我们看过您秀的人,都还是觉得您的秀还是比较另类,比较夸张的。


胡社光:视觉冲击。


大公时尚您可能比其他的设计师更加注重这一场秀当中的话题性?


胡社光故事性比较强,为什么叫Fashshow,怎么叫秀,如果要看成衣,我们去服装店看衣服好了,还能穿在身上试一试。为什么要做一衬秀,就要有血有肉的,有情感在里面。就像一个歌舞剧一样,大家看整个秀的过程中,你能体现一个设计师要表达什么东西。其实,我跟艺术家是一样的,画家是用他的燃料和笔画一副油画出来。画什么样的油画,就是他当时的心态,他想站直的自己的一个故事。我们设计师是用面料、针线、模特、音乐、T台各种特效,在短短的30分钟之内,来展示我们自己心灵的一种故事。当时我在现场,我想做一种旱烟味的味道,让大家知道老太太抽着旱烟,缝着被子,当时没有成功。但是,我就这30分钟内,在场所有人都能想到自己而是的记忆,而且还能看到现在时尚元素的元素在里面,这个就是我们的工作。


大公时尚:您为什么想到用那么高龄的一个模特来为您走秀?


胡社光我觉得很多东西都是缘分,我做秀的前四天,我的DJ是个女孩子,他的爸爸就是王德顺。我们来在谈音乐的时候,她说我们家的老爷子可帅了,我说不要吹牛,他把相片给我看,我当时都疯狂了。在随意的状态下,他给我们做了一段哑剧当时我们在场的所有人眼泪都流出来了。一个老人家投入的状态是我一直没有见过的,而且是一个80岁高龄的艺术家,他的体力,他的精力旺盛比我们都牛。他银发披肩,他那种走路的感觉,都触摸到每个人了。他们心里都在想我能做到这一点吗,现在的时间里,我能有这么健康吗,我能活的这一辈子有这么精彩吗,我放的开吗。其实就是因为他,那个时候其实大棉袄已经给王老爷子压下去了,大家当时的话题都在王老爷子身上,一种健康形象。张馨予把我的大棉袄又提起来了,是这么一个过程。


大公时尚:为什么又选择张馨予呢?


胡社光因为以前我在北京某个地方陈列过我的礼服,张馨予见过,她就找人来找我,说那两套礼服还在不在,她是第一次走戛纳红毯,希望能借我的礼服, 当时我就把我以前的那两套礼服发过去了,她说有点太疯狂了,实在不行咱们下次合作。我说可以,我说还有一个,如果你愿意,用那个花布,我做套礼服给你,当时她说你开玩笑吧。我说没有,你好好想想,而且跟你的经纪团队好好商量这个事儿。这二天就回电话了,那我们试试,愿意去体验一下这种感觉。时间很短,戛纳提前5天找的我,我们礼服在一天半,两天时间内做出来的,很赶,就走到戛纳红毯上去了。


大公时尚:其实网上对她的评价其实是褒贬不一的,在我们看来还挺尖锐的,有说土的,有说雷的,您对这些看法怎么想?


胡社光:其实这些看法挺正常的,而且每个人都有权利去找自己的理由,抒发自己的一些评论。对我而言,我觉得我们俩做的特别的成功,国外很多媒体都说,想不到中国有这么猛的东西,红色和绿色这么鲜明的两个颜色能搭配到这样,而且这么鲜明的两个东西搭配到一起,竟然是那么干净,反而在国外都是好评。那一件礼服的面料就是我们的床单被罩的面料,9块钱一米的面料,共总花了200多块钱。而且红遍全世界。我觉得你们可以骂我,可以去评论我,因为我有一个话题是令你们去评论。


大公时尚:而且至少让我们懂得了时尚并不等于高端。


胡社光:对,我回来这三年,我发现很不好的习惯就是,我们经常用金钱去衡量所有的东西,甚至连感情。就像我们现在电视里每天讲的,结婚一定要有房,有车,有什么。那不是在用金钱衡量感情吗。而且,国内人结婚,结婚之前把财产分得干干净净的。所以说,我觉得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东西,一件礼服,让人去深思自己现在的生产状态和自己的想法。所以我挺接受这些评论的,而且刚开始的时候当然是有一些反感,但是已经思考到这方面的东西了。但是,没想到暴风雨会这么强烈的轰炸过来。

成名、火起来,就是做回我自己。



大公时尚:但是不管大家接受不接受,它确实是火了,那您有没有想过,沉着这段时间那么高的关注度的时候,这么具有话题性的时候,再去趁热打铁再做什么?


胡社光:我当然希望自己有点名气,火起来,但是我觉得我希望大家能够多看一些我的作品,我不只会做东北大棉袄,我还做很多东西,去年我做的钧窑的系列,那个系列是我比较骄傲的,从裁减,色彩到染色各个方面,到理念。所以我现在还在忙下一个系列。另外九月份要去世博会在米兰,十月份还有北京时装周,我这一年排的挺满的,就是为了能够做回自己,开开信心做就好了。


大公时尚您好像对成名的渴望并不回避?


胡社光我不回避,而且是我争取的东西,因为我得到他,而且我努力过了,我做了20年的服装,如果别人说胡社光连裁减都不懂,对不起,你讲错了,我对我自己的专业方面的东西,我自己很有自信,在裁减,手工方面,就你再牛,也没有资格评论我,因为我已经达到我自己满意的分数就够了。

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中国设计师要提升自信。


大公时尚:其实我在您的身上看到一些矛盾点,比如您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身份就是荷兰女王的御用设计师的身份,那么荷兰王室用的这些服饰,肯定是在我们看来是尊重,是时尚,或者是稳重的,我觉得这两种之间本身就是一种矛盾,就是一种冲突点。


胡社光:其实对于我来说,我觉得不冲突。我以前在荷兰的时候,每次戛纳的时候我的礼服都送过去给外国的艺人去穿。而且荷兰女王穿的衣服,她也喜欢中国元素的东西,真丝的,中国元素的东西,只是大家不知道而已,大家从来没有关注过这一点。服装在于去裁减,在于去制作,对我来说,荷兰皇家是我一个很高的客户,它能维持我的生活,也是对我品牌效益有很大的帮助。但是我为什么回国,我在荷兰生活很好的,我回国,第一我觉得中国有很多灵感的东西,我喜欢追究传统的东西。第二,这么多年在国外,种族歧视多多少有的,我还是希望自己的国家来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但是,我刚回来的时候,原来我还是一个外国人,因为回到中国,中国人反而把我当成外国人,所以我一直在找我自己的根,一个能安家,一个有归宿感的地方。当我做了这些传统的时候,大棉袄也好,钧窑也好,为什么我两个极端的东西都要去做,我就是喜欢中国传统文化。一做这些主题的时候,我就有一种家的感觉,因为我是中国人,我觉得其实我做这个主题的时候,比外国的设计师做的更深度一点,因为我了解中国人的底蕴。如果世界各大品牌,他们都做过中国元素的东西,关于旗袍也好,兵马俑也好,敦煌壁画也好。但是,如果他们做,我们中国人都会夸,你看那个外国品牌,做追究元素的东西太牛了。但是,如果把这个换成中国人去做,刚开始接受的都是一些谩骂,或者一些质疑?


大公时尚:您觉得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们自己人去做本土的东西会这样?


胡社光:外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圆,不是吗。也是说这种慢慢从股子里拿出来需要一段时间,就是我们中国人的自信。


大公时尚:那你觉得中国的设计师目前能够打破这种观念吗?


胡社光:其实大家都在努力做这件事情。你看北京时装周,现在中国突然间这两年出现了很多时装周,到处都有时装周,最起码大家在关注这件事情,大家想改变这件事情,而且时装周里面出现了很多新人,就是有一些自己历年的东西。我们中国元素的东西也慢慢出现了,我觉得挺好的。

面具是保护层。借每个新系列展示不同的理念。


大公时尚你有没有担心自己的作品有可能会曲高和寡吗?有可能被大家不接受吗?所以您接下来的设计,在成衣方面,会不会有一种更加亲民,或者更加生活化的一种打算?


胡社光我每年都设计十几个系列,给各种大的品牌。其实在国贸、新天地很多地方,都能看到我的很多成衣,只是大家不知道那是我设计的。为什么设计那个,因为我要生存下去,我要赚钱。下一个系列我会做一些民族的东西,比如说我暂时拟定的是叫马背上的精神,讲的是我们蒙古族的一种爷们味,成吉思汗,征服世界,中国人骨子里的爷们味,现在我一直在研究马,马鞍子,皮之类的,我到现在我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系列,但是,我特别有兴趣,就是希望每一个系列都能展示不同的胡社光。从裁减、搭配、使用上都能展示一下我自己的理念。


大公时尚:我知道您在工作当中,其实不仅仅是设计服装自己亲力亲为,包括如果是做秀,灯光、音乐、模特您都会自己去给一些意见,或者是自己去想一些东西。这样,你会不会觉得使自己的精力会有一些分散呢?


胡社光:没有,做一场秀最好玩的时候在哪,就策划整场秀,灯光、音响、舞台。音乐能不能生到人心里去,模特怎么走秀,化妆怎么化装,你看如果我每一个系列,如果把造型删除的话,跨一个系列都很平淡无奇自,都能穿,但是造型搭配上,马上它视觉冲击就强了。


大公时尚:说造型,您又对面罩比较感兴趣,为什么?


胡社光:对我来说是一种保护层,而且是一种人人平等的概念。像我大棉袄刚出来的时候,都是捆绑的,有绳子。人都说这个人真够变态的,怎而可以玩这些捆绑的东西。其实我这个大棉袄讲的是封建思想的一种封闭。当时我记得系的时候一些媳妇嫁出去,棉被一裹就进洞房了。早晨起来都不知道自己的丈夫长什么样,讲的是封建思想。完了最后,王德顺老爷子出来,释放了,这是整个一个过程。戴面罩,一是讲,比来我讲做老虎枕,睡枕那个耳朵,做大了,变成羊耳朵了,我觉得挺好玩。也想展示一种人人平等的感觉,这个大棉袄不但只是农民,老百姓穿的,它能走到更奢侈的一种路线,而且最后有几礼服出现了。所以面罩对我来说,这三年来,对我生活也受很多应该,我也想保护自己,希望大家只看到我作品,不要看这是皇家御用设计师,这是荷兰籍的中国人。其实在国外的时候,我一直想做回中国人,但回到中国,我又做不了中国人,那种感觉让我很郁闷。所以在每一个系列里,我都想把自己的脸遮盖起来,让大家不要太注重这方面的东西,看看我的作品,就是这么个意思。


大公时尚:所以您接下来的工作重点还是想要在设计方面,还是重点的来去宣传我们中国的文化,中国的元素?


胡社光:那是当然的,第二一定要做点让自己开心的事情。就是中国的灵感历史文化这么多年,其实我们灵感拿不尽。所谓的啃老族也好,做什么也好,我觉得我应该多吸收这些接地气的这些灵感。所以接下来我会努力的再挖掘一些大众都可以去评论的主题。


大公时尚:说到这一点,我们大公时尚现在也在策划一个大型的活动,就也是弘扬我们的中国的传统文化,也是为了为了给我们中国的原创设计鼓鼓劲,想要突出现代美学的一种理念。我觉得通过跟您的聊天,发现您对这方面也是非常热衷的,那么我们也希望到时候有时间有机会可以请您做我们大公时尚的艺术顾问,来共同推动中国的传统文化走向世界。


胡社光:好,如果你们不怕争论,我很乐意做这个。


大公时尚:好,感谢您对我们大公时尚的支持,同时也感谢您对中国的传统文化走向世界,包括把中国的一些好的方面展现给众人做出的这些内力。


胡社光:谢谢。


大公时尚:也希望您接下来的,无论是秀还是设计都能够更加成功,谢谢您。谢谢胡老师,同时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今天的节日就是这样,我们下期再见。


胡社光:再见。

幕后人员

监 制

安永峰

策 划

安 绮

编 导

王田田

主持人

周 楠

摄 像

徐上杰

摄 像

冯 昊

剪 辑

刘斌臣

撰 文

安 绮

摄 影

张文杰

实 录

许 楠

编 辑

马 娜

编 辑

李佳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