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天爱:在最幸运的时代 做最有份量的自我


出生于香港的张天爱,4岁开始学芭蕾,9岁成为第一个进入英国皇家芭蕾舞学院的亚洲女孩、中国女孩,在芭蕾殿堂赢得无数荣誉。而在19岁的花样年华她又转身踏足时装界,个人时装品牌大获成功,同时在九十年代一手推动了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的成立,这也成就了她在中国时装界与世界芭蕾舞蹈艺术界的重要地位。张天爱的父亲张有兴是第一位香港华人市政局主席,兼任了九年的立法局的议员,是典型的英国式绅士,她从小便在传统英国式家庭及教育下成长,游走在东方传统与西方思潮融汇的环境与经历中,也塑造了张天爱独具个人魅力的视野与创造力。在今年香港回归祖国十八周年纪念的当下,我们采访了这位不断突破自我,怀抱永远青春情怀、坚持走自我路线的当代杰出女性——眼前的张天爱,优雅而热情。已经年超五十的她可谓是不折不扣的“高龄美女”,依旧保持着完美的身材。她笑称“学芭蕾的女孩永远长不大、永远活在童话里。”而这些年,她一直生活在北京,选择在这里去开创芭蕾教育事业,也继续构筑她的梦想世界。

· 芭蕾与北京 都是天生的缘分


大公时尚:欢迎天爱老师。我看到您就觉得您非常有活力,而且,我也想到了一句中国的老话,叫做“三岁看老”。意思就是你小的时候,基本上就能看到你未来人生的一个大致的方向。您觉得这句话在您身上合适吗?


张天爱:我觉得很可以,因为我小时候,好像有几个性格在里面,,我安静的时候特安静,我活的时候特活,我从很小就很喜欢干很多事情。所以,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个孩子那么奇怪,那么多方面的性格。


大公时尚:就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干什么?

 

张天爱:是。


大公时尚:其实我们也知道,您是生活在一个比较特殊的家庭,您的父亲是典型的英国式的绅士,他对您的教育和影响,您认为是怎么样的?

 

张天爱:爸爸是从小,一早跟他爸爸,就是我们的爷爷去南美洲,他们做木头创业。一早给我爸爸在西方长大,在南美洲,最后他就去哈佛大学读了一段时间。其实他很开放,他感觉文化艺术在西方是很受尊重的,所以他就看到我很喜欢文化艺术跳舞,他就感觉应该是给我一个机会去做我要做的事情。反而我妈妈是一个女高音,唱欧式的女高音,所以我爸爸妈妈认识以后,在中国他很接受我们是文艺人才,所以很支持我们,从小给我想去跳舞,跳芭蕾舞,他就很支持


大公时尚:所以,您四岁就开始芭蕾了,并且9岁的时候就成为了英国芭蕾舞学院的唯一的一个亚洲女孩?


张天爱:是。


大公时尚:您觉得进入英国芭蕾舞学院是一件难的事情吗?


张天爱:其实没有,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我们家里四个孩子。他们有弹琴,有唱歌,有拉小提琴,但是从小就是我比较皮,很小就学舞蹈、体操,什么都做,做到我很累,我都不累,后来我就天天有跳舞,不跳舞我就不吃饭,我就不读书,所以我爸爸妈妈都怕了我了,天天跳。所以我进专业学校时候还不太清楚是什么东西,因为他看到我整个人都想太爱舞蹈,所以很自然就进入了这个学校。


大公时尚:所以您觉得学习芭蕾的经历对您来说最大的收获,或者是让您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张天爱:就是精神跟思维上自制力,怎么都不会怕失败,这个我觉得修养,修的我有一种刻苦耐劳,我就是怎么样都不会害怕。很有自律,有自律,很用功去做事。我们舞蹈演员有一句话叫说很难长大,因为我们喜欢活着在那个梦幻世界里面。享受,还有表现你的心里的感觉,所以,我很想培训小孩子就爱舞蹈,我们现在就有孩子开始跳感觉有无数内容的芭蕾舞,有现代舞蹈,所以我挺快信在北京,为什么?因为我妈妈是北京人,我在这里我们八卦掌,武术的老师都是在北京。所以,这个对我来说是我的家,香港是我出生的地方,因为爸爸搬到那边。但是,我妈妈的加还是给我一种。


大公时尚:家的亲切感。


张天爱:就是在北京,很大,很多我需要学到的东西在这里。

· 闯入“青灰时代”的香港风尚代表


大公时尚:香港回归已经18年了,其实您也很早就来到内地,而且也长期在北京生活,那您记得最初来北京的时候,来内地的时候,大家是一个什么样的着装和心态,和现在相比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张天爱:差不多18年里面,头四五年绝对是很黑暗的,没有颜色,有一点很沉重的。


大公时尚:就是我们说的那种青灰色的。


张天爱:中国就是很严肃,不知道外面太多东西,又不太主动去改,那个时候。慢慢就开始十年后了,就感觉开始接受很多东西,但是又开始疯狂的去仿,去追捧。


大公时尚:比如说在改革开放之初,内地的很多人都会去模仿香港的生活方式或者是着装方式,那现在这种情况是不是有一些变化了?    


张天爱:一定有,我就是看到全世界都是你追我,我追你的,中国刚开放的时候就追香港,因为近,传媒都是看香港。因为香港够西方,又追台湾,又追新加坡,追日本,看电视追。中国服装设计只不过是三四十年,我开发服装周的时候,在上海、北京,我都在里面去推。他们那个时候做运动装,做套装,没有开发很多胆子大的东西。就慢慢拿一个新的平衡去仿西方的东西,但是整天感觉我们是仿。现在,反而最有分量的就做自我。我觉得现在已经开始有,我就喜欢穿我的旗袍,我最喜欢穿我的麻。我认识一个艺术家,就喜欢谈琵琶,电子琵琶,或者电子二胡,我就感觉他们有自我的风格,所以当很像一个地方追完了,反过来现在香港追国内了。

· 对当下时装界观察 最有份量的就是做自我


大公时尚:仿来仿去才发现自己的东西反倒是更好的,或者是更适合自己的。


张天爱:慢慢他们会仿中国的,现在。我觉得,不是谁有钱买东西最厉害,是谁敢穿,我就不跟着你们走,我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这个才是一个国家的开放的时间。最近五六年我感觉开始,有一种很新鲜的概念,就是我们有自我的,我们有自己的本民族,有自己的一套,有自己的想法,有自我的才华。


大公时尚:您可以说是一手推动了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的成立,而且现在经过了这些年,中国的时装在您看来,时装业有了哪些变化?


张天爱:很久以前,我第一次去,那时候上海、北京都没有服装周的,就是大连有。大连服装周那个时候不是贸易的销售,就是很像过年开一个很大的PATHY一样的。


大公时尚:像一个市场是吗?

张天爱:是,慢慢上海请我去做第一次服装周的展览会跟服装模特比赛,设计师比赛,我就做导演了,就开始。对我来说,那个时候,真的很封闭,我要什么都带进去有很多品牌,法国品牌,中国品牌,香港品牌,台湾的品牌都带进行。中国那个时候真的不是很多。学生的服装设计,那个时候很夸张,搁一个帽子是屋顶,或者是一碗面,就是很夸张的。但是,慢慢北京就开始服装周,所以,最近这十年,我觉得中国时装周才有自我的一种新挑战,做我们可以丝绸,我们可以自己认出来的,有不一样的方法处理这些。


大公时尚:做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时尚。


张天爱:是。我今年就尝试世博请我做发布,用我的西方长大的服装概念,怎么利用中国文化在绿化感觉怎么去染,用生果、蔬菜染成花朵,用这些自然的东西染成不料,画一些中国的,有元素的现代东西进去,才缝到做衣服。有一些新的创意。

· 做自己的时尚也一定得宽容,要与高手合作


大公时尚:您觉得未来中国的服装设计有没有可能达到  国际上您提到的一些比较老牌的,比较说爱马仕,或者LV这种顶级的,有没有可能出现这样的品牌。


张天爱:我觉得我们再仿这条路已经是落后了,不可能再跟着它那种法国、意大利、美国生活,现在是面对新的挑战,用IT来做很多不一样的东西。所以我觉得还是有我们有一天会达到最高水分,不要用这些传统故事就可以达到。 我觉得我们一定要包容,请一些国外的高手来一块合作,因为我的合作都请很多顾问,西方来做英国皇家的东西。因为我去了读了,因为天天在变,我追的上,追不上,我一定要请顾问的,所以我们华人还是要沟通跟托手,跟西方一块达到这样的水平才受欢迎。


大公时尚:可能也正是因为您从小在香港出生,然后又到国外去上学,这样的经历多数了解的是西方,再反过头来来到中国,才被中国的博大精深的文化一下子吸引了。而且也看得更加清楚了。


张天爱:就是一个时代的变化,现在的中国是最好的时代,如果是改回来以前在中国长大,现在必须要出去。但是我已经出去了,学好了在欧洲他们永远不要改了,他们不是那么容易去改它,    在中国怎么都是一个有可能性的地方,现在。要欣赏我们自己文化艺术,文化艺术家没有一个地方亚洲来说,比得上中国的艺术家,还有作家,还有流行文化艺术,从小英国长大的,我在那边学了很多东西,我回香港又学了很多东西,但是我觉得中国我学不完的东西,就是这么简单。我的中文很差,现在还是很差,但是起码我慢慢写就知道,有学不完的字。我很多很好的老师,中国是一个大的博物馆对我来说,所以我贪心,所以我要在这里学多一点东西。还有在中国你不怕老,在中国你做一个艺术家,70、80还有时间,慢慢学习。所以,挺开心的在这里,在慢慢学。我还在读书,我还在读书我的博士论坛。

· 生活与梦想 是一种激情的享受


大公时尚:其实我发现您不仅仅是对时装和芭蕾有兴趣,您19岁的时候,回到香港之后,对模特、演艺,包括后来对绘画也都非常也兴趣。那您可以跟我谈一谈您为什么有那么广泛的兴趣,那您现在的重点是什么?


张天爱:其实从小我就喜欢艺术,我是乱在墙上画东西,整天给妈妈打,又在布料上,不够布料剪窗帘布,我就没有这样的概念。所以整天就想缝,画。所以,我做什么,我都很有一种艺术的,进入每一个事情都从艺术方面进,不是从贸易,或者是从你需要穿什么我设计,我就想艺术进我的每一个行业。从舞蹈,编舞,到服装行业,到我本身现在做培训的行业,我都是很喜欢做一个艺术中心,所以我叫这样一个艺术培训中心。因为,我觉得一个人的文化艺术内涵是很重要的,不光  只要跳舞蹈,要懂得怎么看绘画我觉得中国对我来说服装、艺术还有贸易及现在都变成融合在里面,有一些贸易很艺术感觉,有一些艺术有很贸易感觉,这是很多方法去做一些事情。所以我觉得我很幸运,这个时代,有那么多不同的行业我可以融合一块去做一些不同的项目,不同的艺术展览。我就很感觉特幸运。


大公时尚:您觉得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或者一个人的心态对于从事时尚或者对于生活来说,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张天爱:很大影响,很大很大,我的激情,我的爱好,我的面对人生的一种生活、享受就要吸引到,你做什么都可以感觉到,可以看到。如果你很喜欢做一个事情,但是你没有表露出来没有传达给别人看到,他们就不知道,我跟感觉跟孩子太开心了。因为他一片00:04:55,就跟着你设计他们的思维,他们的想法,他们的修养,他们的美,多好。所以我感觉人生最开心是现在,因为我可以天天跟小孩子慢慢培训教育,交他们舞蹈,交他们学不一样的文化艺术,就变成他很有修养,这样我就很开心。


大公时尚:的确能感觉到您是非常快乐,而且到还保持着一颗少女柔软心态的一个人,您是怎么能够做到这一点?


张天爱:我不是说了吗,舞蹈演员长不大的,永远在童话故事,是仙女,有白马王子,就是这样的状况。


大公时尚:通过和您的聊天我就发现,你是一个非常对生活充满热情,同时,又把一个凡事都离不开艺术,把艺术看的是至高无上的一个人。然后,您的这种活力还有您的这种态度也感染了我们,我们也希望您的这种积极和对美学的,对时尚的态度也能够影响更多的人。谢谢天爱老师,谢谢您做客我们节目。


张天爱:谢谢。


大公时尚:谢谢您做客我们节目,同时也感谢各位的网友的收看,我们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我们下期再见。

幕后人员

监 制

安永峰

策 划

安 绮

编 导

王田田

主持人

周 楠

摄 像

徐上杰

摄 像

冯 昊

剪 辑

刘斌臣

撰 文

安 绮

摄 影

张文杰

实 录

许 楠

编 辑

马 娜

编 辑

李佳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