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鲨鱼 艺术巡回展"于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

    “保护鲨鱼——艺术巡回展”于2015年8月20日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本次展览已经是此国际艺术巡回展的第三站,参与展览的中外当代艺术家希望通过形式多样的作品来唤醒公众的环境保护意识,用艺术的力量来改变世界。

“保护鲨鱼”艺术展带你走进中国国家博物馆

    海洋保护对于可持续发展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全球问题,而中国在这一领域处于关键性的科研前沿地带。为了提升社会意识的广泛认知,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了针对这一国际环境主题的展览,在众多艺术家与慈善家的全力合作下,传播鲨鱼保护对于维持海洋生态系统平衡的决定性作用。“保护鲨鱼——艺术巡回展”由侨福集团旗下的绿色艺术机构侨福艺动首先倡办,致力于与国际环保组织和各地博物馆鼎力协作,共同呈献针对环境议题的艺术展览。

被向下的向上体-王鲁炎

    “被向下的向上体”是一个由不锈钢浮标构成的大型装置艺术作品。作为一个深刻奥妙的概念艺术作品,浮漂上浮与配重下压,构成难以抑制的欲望与控制欲望之间的矛盾。人类与自然的关系即陷入了这种矛盾冲突。

不要杀我-黄敬恒

    儿童画家黄敬恒的绘画作品为此次展览的跨学科概念添加了意想不到的童趣,他通过天真的视角用鲜明的颜色绘画出一头卡通风格的鲨鱼在大海泪流。漫画话框内的标题“不要杀我”写出了鲨鱼的心声,儿童对鲨鱼的人性化表述让观众不得不面对鲨鱼可怜的命运。这种天真弥漫的着色风格恰与作品自然写实的味道,儿童视角和创作取得观众的同情。这幅作品更重要地结合了两代人对这个话题的关注。

双重庇护-范晓妍

    “双重庇护”是由一整块金属雕刻出来的的作品。黄铜漩涡上布满黄铜带鱼,还有一些带鱼散落在漩涡周围和整件作品的上部,像黄灿灿的丝带或者像水母的须子一样,守护着里面漩涡包裹的仅露尾部的鲨鱼。这件艺术作品背后的想法是呼吁人类为保护自然多多贡献。人的力量很伟大,只要我们有保护自然的意识并落实到行动上,相信好多生物就有了在地球上生存的机会。

鲸鲨母与子-傅作新

    经由鱼翅的形状划开画面,很清楚可以看见右下角有一只鲸鲨,而左上方也有一只不是很明显的鲸鲨头部,它消失在大海深处。以“生命”的概念来表现保护鲨鱼的主题。巨大的鱼翅形状分隔了画面中隐约的母鲨鱼与小鲨鱼,人们的私欲宛如叶脉网络的枝桠吞噬着母鲨的身躯,它象征着人们为了取得鱼翅而大量的屠杀鲨鱼,使得母与子的生命无法延续与串连,任何生命都有其存在的理由,尊重地球上的每一个生命,不能为了人类的口欲而忘了鲨鱼存在的意义。

进化-高孝午

    高孝午的雕塑“进化”作品以不锈钢和色彩烤漆构成,他把鲨鱼“进化”成看似美丽的金鱼,讽喻了人类的贪婪欲望与反自然的行为。在艺术家看来,“金鱼”看似美丽,而这种美丽却暗涵了反自然的意味,显然,这种“美”只是人类自以为是的美。

它不是食物,更不是点心-侯忠颖

    我将鲨鱼转换为美好的甜点,鲨鱼像雪糕逐渐融化,象征物种的消逝与自然的崩解,鲨鱼如糖果般美艳可口的色彩,象征着化学污染的危险性。手握着鲨鱼棒棒糖、张开大口正准备要吞下鲨鱼棉花糖、或少女天真的要啃食鲨鱼棒冰的姿态,呈现孩童般幼稚不考虑后果啃食的状态,暗示人类低估鲨鱼的真正价值与幼稚自私的心态,以及将污染吞下肚的潜在危机。作品运用照相写实的微观放大方式去描绘,客观的反映人类食用鲨鱼的状态,期望跳脱人类的视点冷静看待人类盲目消费鲨鱼的行为。

纪实摄影-梁永光

    过去三年间,为国家地理杂志拍摄遍布亚洲的数十亿美元规模的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真相,我造访了十个不同的国家。我在河内拍摄过黑熊取胆,在苏门答腊拍摄过蟒蛇被剥皮,在桂林拍摄过老虎养殖场,在印尼婆罗洲拍摄过失去双亲的孤儿小猩猩。然而,在拍摄工作中我看到的所以动物里,只有一种我也曾是它的消费者——鲨鱼。

海啸-李晖

    雕塑家李晖的作品“海啸”呈现了海啸之力量,艺术家巧妙利用了博物馆楼顶上锈迹斑斑的鱼枪与海洋环境的语境,既分析了现成品对象,也表达了个人观念。它象征大自然的“愤怒”,也包括海中生物的鲨鱼,并充当受难者的角色。他制作了一个中心破裂的墙面,套在鱼枪上犹如这一破坏力是鱼枪造成的,这暗示了一个现实:我们只能承受这份力量。当观者面对形成破裂镜子之时,自我形象也会映在这些碎片镜面之上。

禁止复制II-李继伟

    我喜欢用透明材料来呈现作品,“Don't Copy II”是用七十多片透明材料,塑造与悬吊了四米长的鲨鱼形体,以X光片的形式,多层次剖析了自然生命的本质,象征了鲨鱼与人类的某种关系。我把这种感受,表现为一种高度透明的视觉形象,把意识与空间进行有机的结合。“Don't Copy II”是想唤醒人们对自然的尊重,注重自身行为与公众环境的平衡,以避免人类将来生活在一个克隆的世界。通过一个观念与审美的形式,透视自然与生命,人类与未来。

动物系列-刘若望

    鲨鱼与铁笼相互撕咬,自然力量与现代文明相互冲撞、制约,拉扯出一片惨烈的血红。在力量被颠倒、对手被消灭之后,人类的出口在哪里?

平衡-Thomas

    画作中,一头真实比例的虎鲨被置于一艘年久失修的破旧渔船上,捕捞和割取鲨鱼鳍时最常见的那种船。这两大宿敌的并列出现在极度相似的外形下共同揭露了一种深刻的讽刺意味:两者都以流线造型达成水动力学的最快速度和高效的捕猎行为。这种相似性造成的讽刺意味在于两者都面临绝迹,在一个千变万化、技术驱动的世界里坚持生存。鲨鱼显然是由于过度捕捞和切割鱼翅而濒临灭绝,然而,渔业作为一种生计的方式同样岌岌可危,迫于经济压力和对各种海洋生物的环境威胁。

文本的序列-杨韬

    反智的使用黑色金属包裹众多人类学与动物学的经典文本,打乱现有的知识获取与认知秩序,将动物与人类的认知边界与情感边界平等的封堵在圆形旋转场域内,以此创造当代文明系统对于知识结构与生物链重新的排序与更改可能。

弑度-由金

    “弑度”通过绘画描述着矛盾的时间、错乱的空间,对自然生命的侵袭,他通过擅长的生动线条和明亮的色块来体现鲨鱼在空间中面临死亡的处境。

畅游-邹亮

    该作品本身是镂空的造型,在展示中,有一束强光投射在鲨鱼上,造成鲨鱼的各种小鱼的影子映在墙上,蓝色的投影墙能够使人联想到鱼儿在海洋中畅游的场景,营造出了孩童天真玩耍的情景。这一作品不仅代表出人类和鲨鱼的平等关系,而且也暗含了彼此相处、相近的距离。
扫一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