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蒙曼:太子妃们从来不是"玛丽苏"or"傻白甜"

 

家庭,贤妻良母自古就顶半边天

  二十世纪被贴上“时尚标志”的法国著名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曾在一篇1950年代左右未发表的文章《中国的小脚》中这样写道:“五岁的时候,我为中国女人嵌在小鞋里的脚痛苦不堪。”

  至此往前推溯千百年,在她所未闻见的时代,中国古代妇女的步伐亦被牢牢限定在家庭的“中门”以内(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过去的女人一生很清晰,就是三个阶段,做女儿、做媳妇、做母亲。从小就是‘备嫁’学妇德、尊妇言、做妇功,终生为家庭而服务,完全没有社会活动。”连出门见人、开口说话都不可随便的生存状态,在当代女性听来也许甚难接受。

  蒙曼教授娓娓道来那时候“好女人”的标准:“即便是贵族家的妇女,像曾国藩对自己儿女的家训就是‘考、宝、早、扫、书、蔬、鱼、猪’,女人早起洒扫劳作都是最必要的,他要求儿媳女儿必须每三天做出一双大鞋,完成后才能有读书识字的空间。”

  再聊到红楼梦里,“袭人讲林黛玉不好,半年才做了一个香袋;而她评价薛宝钗好,夜夜灯下女功要做到二更天以上。殊不知在过去,绣花绣得好的,可不如织布织得好。刺绣算是奢侈品,而布匹才是家庭生活必备品。”

  可少有人知道,那些在小鞋子里被禁锢得死死的传统妇女也曾作为纳税人,顶起家庭经济的半边天。“秦汉时期可是收人头税的,女人也一样种田纺织给国家纳税。北魏战乱时期她们还能分到桑田,与丈夫一起男耕女织。当时一夫一妻的税赋是‘帛一匹粟三担’,即使不种田的女人也靠着纺织布匹创造经济价值,这样作为纳税人生活了八百多年,直到隋朝才结束。” 

  即便此后失去土地必须依附丈夫生存,在商品经济发达的时代,女性依然有可能顶门立户。“在明朝就流传着‘买不尽的松江布,穿不尽的魏塘纱’,如果家里有一位织布纺纱的女能手,她的经济能力就有可能超越丈夫。”而历史上也曾有过一段时期“城市里的中门小户都重视生女儿,有了女儿爱如掌上明珠,长大一些教她学艺,歌舞演戏、在极富贵的大户人家里当琴童、棋童,最次的还能当上厨娘,收入对于家庭来说一样可观。”

  然而她们所得到的经济收入还是限定于为家庭做贡献,和当时做乳母、媒婆、药婆的女性们,成为古代最早的职业女性。而最终能靠自身的文化知识当上“闺塾师”的才是最早的独立女性,例如李清照在丈夫死后也靠做闺塾师生活,而这其中成就最大的是班昭。

  “在东汉班昭的时代,女人可是连对孩子训话的机会都没有。自古言“子不教、父之过”,完全没有人去肯定女性在教育孩子方面的能力与作用。而班昭在宫廷做老师,为教育自己的女儿写《女诫》,提出‘贤妻良母’这样的说法,确立了一个家庭中母亲有权利去教养自己的孩子,这是女性经过了一千多年才争取来的权利呢!”

  “女人要成为一个“贤妻良母”的观点在现代生活里依旧正确值得提倡!”蒙曼认为,关键是不能自我矮化“贤妻良母”的内涵:“不见得非要亲自打点家人孩子的衣食住行,长孙皇后治理宫廷绝不是早起在那打扫做饭,而是建立行事的规范。”

  她建议职业女性要学会的一个原则是,不要求自己什么事情都做,而要能建立家里的秩序、规矩。“就像过去一个好父亲的标准曾是能自己通下水管换灯泡,现在这些事情不都交给了专业人士去打理么。对职场妈妈也一样,有很多事情保姆或其他专业人士完全可以能分担,对女性的要求主在身正、有智慧,一样能获得孩子和家人的尊重。”

责任编辑:代玉 DQ001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